川普支持者何時會熱情消退?自由主義者希望川普去年競選總統時與俄羅斯勾結的消息會達到效果。不過很多投給川普的人並不只是選民。他們是「政治狂粉」—一種鮮少人研究的現代現象。
川普支持者何時會熱情消退?自由主義者希望川普去年競選總統時與俄羅斯勾結的消息會達到效果。不過很多投給川普的人並不只是選民。他們是「政治狂粉」—一種鮮少人研究的現代現象。

英國赫德斯菲爾德大學媒體與新聞學教授桑德佛斯解釋,這些政治狂粉其實跟運動或音樂粉絲很像。

政治狂粉並不是一個全新概念。但社群媒體助長了政治狂粉的威力。現在這些粉絲們有地方可以表達意見,遠離一本正經、自稱中立的政治媒體。這些鐵桿粉絲在社群媒體力挺候選人,幾乎就像一場拳擊賽。選舉比以往看起來更像一場體育活動,難怪去年美國總統大選導致收看國家美式足球聯盟的人下滑,人們找到可以支持的新賽事。

政治狂粉在像美國和英國這種兩黨制國家運作得最好,因為這和體育競賽對立的模式很像。你不只是粉絲,也是對方陣營的反對者。

發生在美國的現象通常最快傳到英國。民調機構YouGov對於英國6月大選保守派選民的調查顯示,有30%描述自己主要是「反對工黨」或反對工黨的領袖柯賓,只有5%表示自己支持保守派政黨領導人梅伊。另外,柯賓的粉絲的共同敵人很特別:工黨前任黨魁布萊爾。

桑德佛斯表示,粉絲身分讓人有存在感。很多人沒結婚,不認同自己的工作,沒有明確經濟類別、宗教或工會,傳統身分來源正在式微,許多人因此透過當川普、洋基隊或蘋果的粉絲來填補空虛。

精神分析學家溫尼考特表示,孩子會利用泰迪熊作為和世界接觸工具。桑德佛斯表示,對於政治粉絲來說,候選人就像是泰迪熊,是他們與世界接觸的管道。候選人的工作是讓粉絲對自己感到認同。

粉絲也和歸屬感有關。政治粉絲會群聚在他們候選人的活動上。許多川普粉絲會穿上制服,就像美國運動隊伍的粉絲一樣。英國工黨的柯賓6月在格拉斯頓柏立當代表演藝術節突然發表演說,也是英國政治史上前所未見的行為。

和樂團粉絲很像,政治粉絲偏好有明星特質的英雄。這些粉絲很少對黨或沒魅力的領導人有認同感。一些川普和柯賓的粉絲在乎的是改變政府的政策,或者是英國產業國有化。但對多數政治迷來說,政策是次要的。一切都在於個人喜好。這就是為什麼很多柯賓粉不管他選舉資格爭議。這些粉絲最在乎的不是讓英國重返榮耀,而是找到身為粉絲的價值感。去年的英國脫歐公投也很大程度上忽略了無聊的政策。很多投票脫歐的選民現在才發現投下脫歐一票意味著離開歐洲單一市場以及歐洲原子能共同體。

鐵桿粉絲在逆境中依然不離棄。當頑固的川普支持者,在愈來愈多的證據證明主子勾結俄羅斯時,他們會想:「現在正是川普需要我的時候」。川普粉把全世界都當作敵隊粉絲,看不到自己這隊的問題,還認為裁判對他們不公平。

【2017-11-11╱經濟日報╱S04╱社群雷達站】

加入追蹤


取消
送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