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川普藉著參加APEC領袖峰會的機會,展開12天的亞洲之旅,既維繫與亞洲國家的關係,同時大力推銷美國商品,希望對美國經濟能有所貢獻。本來亞洲區的許多政治事務就非常複雜與困難,包括北韓與南海問題,而這些並不是川普的強項;在川普一再強調「讓美國再度偉大」的方向下,一方面希望能增加美國出口,減少貿易赤字;另方面,川普也大力邀請國內外企業在美國投資,以創造更多就業。

在此一大戰略之下,川普在訪問各國時,必然會採取各種手段,大力推銷美國產品。以日本來說,2016年美國對日貿易逆差達688億美元,是美國第二大赤字來源,因此在日本訪問時,川普就要求日本購買更多的美國商品。但是了解美日貿易關係的人都知道,美日長期貿易逆差是結構性的問題,比方說,日本大汽車廠在美國投資設廠,都是從日本進口大量的關鍵零組件,是美國逆差的一大來源。另一方面,美國想要增加對日本出口汽車,但是日本人對於美國汽車根本就沒有興趣。

其實要減少美日逆差的方法之一,是要求日本開放更多市場,而本來TPP就是打開日本市場的主要手段,但是川普卻退出TPP。因此,有人建議美國應該單獨與日本洽談FTA,但是以美國在TPP的協商態度來看,日本很難會願意單獨與美國洽談FTA,而比較可能選擇以多邊的方式與美國談,TPP就是最佳場域之一。而現在川普想要施壓日本開放市場,顯然不容易,唯一的方法,就是美國要求日本購買更多的軍需,用來防衛北韓,但是武器的數量畢竟有限,川普不容易從日本得到什麼好處。

同樣的,當川普到韓國去時,也要求韓國擴大對美國產品的進口。然而,美韓之間已經有FTA,因此之前也有人建議美國應該和韓國重談FTA,來擴大美國對韓國的出口;但是,早在2009年歐巴馬上任時,就曾利用美韓FTA尚未生效,要求重新協商,主要是要求韓國開放更多的美國汽車銷往韓國。

因此,現在如果美國又再要求韓國開放更多的汽車市場,甚至重談FTA,韓國一定不願意。最終,韓國的情況與日本相似,美國只能利用北韓為理由,要求韓國購買更多的軍備設施,包括飛彈防禦系統等。雖然最終韓國同意增加購買武器,但畢竟這些金額還是有限的,無法彌補美韓之間的大量貿易逆差。

至於中國大陸,美中之間的貿易關係和日、韓有很大的不同。首先,2016年美中貿易逆差高達3,470億美元,占美國對外貿易逆差的四成以上。其次,美國有許多的先進技術或是重要的原物料(例如能源),並不一定願意賣給中國大陸,使得雙方的貿易逆差更為擴大。

更重要的是,中國大陸許多大企業都是國營企業,經常會進行政策性採購,只要有政府指令,他們很容易進行大金額的採購。

因此,在川普到達中國的第一天,就傳出美中已經簽署90億美元的商業協議;接著在第二天更簽署了高達2,500億美元的採購大單,其中包括向美國採購300架波音747等。這些大金額的採購,應該給了川普足夠的面子,然而這些訂單要在未來幾年內逐漸交貨,與每年3,400多億美元的逆差相比,這些政策性的採購仍然無法解決美中貿易的結構性問題。

從美國對日韓中的貿易結構來看,最主要的問題還是在於彼此之間的市場開放程度,因為美國在高科技產業方面(例如飛機與製藥)及服務業方面有很大的優勢,因此美國應該利用簽定FTA的方式,要求對方大幅度的開放市場,才有可能使得美國產品更有競爭力的進入這些國家。但是,川普直接否決了TPP,等於錯失美國可以帶領這些國家的機會。現在川普只想利用個人的訪問,來要求某些採購,這些交易都只是一次性的,而不是制度性的市場開放,其產生的結果必然有限,無法根本解決美國貿易逆差的問題。

【2017-11-11╱經濟日報╱A2╱投資大勢】

加入追蹤


取消
送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