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等11國8日在智利簽署「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最終文本之前就公布了,在第一時間趕緊搜尋了二個關鍵條文,一是生效條款,一是加入條款。讀完後的基本結論是,台灣要爭取加入的機會看好,但不可輕視面對的挑戰。

CPTPP是從由12國簽署的「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演變而來。在川普政府於去年退出TPP後,剩餘的11國經過一番徬徨盤整,在日本主導下於去年11月達成原則性協議,宣布將以CPTPP繼續推動。去年底之所以稱為原則協議,是因為馬、加、越、汶四國還有幾個要求沒有取得共識,還有變數。在最終內容公布後,11國已無殘念,連原本外界最擔心的加拿大也公開表示支持,簽署已成定局。

CPTPP雖然是TPP的孿生版,基本納入了各國在TPP做出的市場自由化承諾及各種先進的經貿規則,但在法律上仍是不同、獨立存在的協定,這也是雖然11國早已於2016年簽署過一次TPP,卻仍需要再重簽一次的原因。生效及加入條款是關鍵的原因,首先在於對台灣及其他有興趣加入者而言,CPTPP要先生效才有加入的對象可言。其次台灣因為國際政治地位的特殊性,過去在申請加入許多國際組織時,第一個遭遇的問題就是資格是否符合的技術問題。

按CPTPP的生效條款,簽署後只要有六個或超過一半的締約方(從低者)完成國內批准程序即可生效。這個門檻比TPP更低(TPP要求六國且占全體GDP之85%),因而日本預計2019年初生效的說法應非空談。其次CPTPP的加入條款也大幅簡化:只要任何國家及「個別關稅領域」針對加入條件達成協議,均可加入CPTPP,移除了TPP應先成立工作小組,還需締約方以「共識決」通過等規定,顯然更有彈性;尤其是台灣以「個別關稅領域」身分加入WTO並與星、紐締結FTA,資格符合無誤。

雖然加入機會大增,但挑戰一樣沒少。若將挑戰分二級,A級問題有三個:日本農產食品解禁、中國因素及農業部門的體質調整。日本福島周邊五縣的農產食品禁止進口,一直是影響台日關係升級的魚刺;在加入CPTPP需要日本支持的情況下,壓力更大。就在上周,日本在世貿組織(WTO)指控韓國類似措施的案件獲得全面勝訴。WTO的判決指出,相較於全面禁止,還有很多替代性做法(例如加強查驗)可以對高風險產品達到相同管制效果,韓國卻未加考慮,顯有過當。也指出韓國對部分產品加強查驗管理,卻拿不出這些產品風險比較高的證據,造成無理歧視。過當與歧視二個問題,是否同樣存在於我國目前採取的措施中,是檢討的重點。

在目前的兩岸關係下,中國因素的風險將持續增高,如何有效控管化解,至少創造出為北京與CPTPP成員國解套的說法,亦為關鍵。最後CPTPP基本需要消除所有產品的關稅,因而受關稅保護程度較高的部分農產品很難不受影響。近年來農委會已在尋求各種化解之道,必須堅持並加速。

B級挑戰則是國內法制調整。這點在經濟部、國發會領銜努力下,是最有進展且已見成效的部分。但無論B級挑戰的準備程度高低,關鍵還是在A級挑戰的因應;因而政府在心力與資源投入上必須按比例分配,全力一搏,才能掌握稍縱即逝的良機。(作者是中經院WTO及RTA中心副執行長)

【2018-03-09╱經濟日報╱A4╱焦點】

加入追蹤


取消
送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