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商務部5月31日傍晚宣布將建立「不可靠實體清單」,對不遵守市場規則、背離契約精神,出於非商業對中國企業實施封鎖或斷供,嚴重損害中國企業正當權益的外國企業組織或個人,將列入不可靠實體清單。

接著,在6月2日早上,中國國務院發布《關於中美經貿磋商的中方立場》,這是繼去年9月發布的《關於中美經貿摩擦的事實與中方立場》,中國政府再度就美中的經貿問題發表白皮書。

這兩個動作,除了清楚畫下中國政府的底線外,另外進一步表明,中國對美國的反制,也進入非關稅戰的領域。在關稅戰的層次時,由於美中雙方的相對進口量體差距達四倍,美國占有絕對優勢;然而,當進入各種封鎖等非關稅戰的領域時,因美企在中國的業務遠高於中企在美國的業務,中國反而變成占有優勢的一方。或許中國上個周末的動作尚非「哀的美敦書(Ultimatum,最後通牒)」,但這基本上確立了6月底G20會議前,雙方達成協議、甚至貿易戰暫時和緩的契機已經不存在。

事情演變至此,後續談判的關鍵將變成美國是否讓步。而美國讓步的前提,有兩個關鍵決定因素:美國經濟與金融市場的變化、川普的選情與選戰策略。

就經濟與金融市場而言,美國第1季GDP的季增率年化雖高達3.1%,但很明顯由存貨與淨出口所貢獻;其中,淨出口增加係因進口減少導致,而進口減少係因貿易對手國擔心貿易戰的影響,而在前一季提前拉貨,導致第1季進口量下滑,亮麗GDP數字本身其實含有水份。另一方面,新訂單╱存貨指標近期再度下跌,對應美中貿易戰重新升級後股市的下跌。

預期6月底川普不致將所有自中國進口物品皆納入課稅清單,而是以針對科技戰的精準打擊為主;但當中國也如前述的進入非關稅戰的領域對抗,對股市的不確定性必然加大。

5月前我們對美股的樂觀情緒不得不持續做出修正,全球經濟景氣的復甦恐怕會延後到今年底╱明年初,而股市除了第2季註定黯淡之外,下半年仍可能維持較高的波動性、不確定性仍高。

投資策略上,今年以來至5月初貿易戰升級前科技股漲幅幾乎最大,但在貿易戰升級後也是跌幅最大類股。對美股科技股固然需要保守,但在全面課稅機率極低的情況下,非科技類的防禦型類股,包括公用事業、電信與必需性消費類股,將成為資金的避風港。

此外,第1季市場認為美國聯準會貨幣政策決策的關鍵在於通膨的走向,現在因美中貿易戰升級,焦點轉向經濟下行的走勢是否構成降息要件。6月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FOMC)可能會釋出下半年降息的觀點,是該次會議市場的重點關注議題。

(作者是凱基投顧董事長)

【2019-06-16╱經濟日報╱A3╱台股聚焦】

加入追蹤


取消
送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