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對長期關注藝術交易市場的全球藏家而言,是充滿未來啟示的一年,許多的信息指標與交易動態,都發生了激昂的改變。

首先,《ART N FORTUNE》藝術金融年報在2017年報告第一章裡指出,藝術市場的一個嶄新觀察架構與分析指標應該要被確立出來,我們認為,傳統的一次市場(primary market)與二次市場(secondary market)的分類架構是幾近無效的。建議應該將藝術交易以「未來是否具槓桿效益」(leveraged or non-leveraged)來加以區分觀察。

隨之在今年剛結束的新加坡重磅級、也是一度被看好是亞洲最重要的藝博會Art Stage上面,參展攤位與規模大幅縮編,參展畫廊的銷售策略明顯落入一個二分法:要不就展售「未來具槓桿效益」的超級大師、要不就是推出價格極為親民的「非槓桿型」當代藝術小件,一件幾百元新幣、換算新台幣幾千元的當代藝術作品,是沒有辦法讓畫廊損益平衡的。

未來,畫廊為了圖生存,當代藝術的代理勢必為大師作品所驅逐排擠。

低價的新銳藝術家作品,未來會愈趨由藝術家自主經營。換言之,畫廊在「非槓桿」的藝術交易板塊裡,已愈來愈無利可圖。而經營「槓桿型」大師級作品,資本壓力更甚以往,尤其資本市場的銀行界也不停在找出路,頻頻成立藝術融資部門,面對資金充裕的金融對手,畫廊的經營挑戰不在話下。

儘管如此,我仍對實力派畫廊深具信心,畫廊累積幾十年的眼光與實務,這份獨步市場的觀點,是金融敵手萬金難買的超強武器。

最好的劇情發展,應該是金融圈延攬資深畫廊經營者;一方提供藝術品鑑選專業,另一方提供履約保證的交易機制。這樣才是雙贏、能夠開花結果的合作模式。

而在《ART N FORTUNE》年報第二章中,我們誠實揭露了川普經濟所潛存的系統性風險。然後我們看到2017年至今,全球股匯市、債券利率、金價油元、財政調控等等過去我們自認為知道、應該存在怎樣的對應變動,明顯都失準了。

股市高點不再能說明景氣良好、持有債券也不再是防堵風險性資產下跌的利器。這意味著什麼?這說明各國的政治風險已急遽升高。

以10%為基礎成本在那個看不見的金融國界游移流轉的熱錢,政治風險向來是投資者最處心積慮要規避的,可是既然傳統的金融商品其政治風險已難以預料、無從規避,這時,資本追逐獲利的前提不變,於是整個2017年,的確為加密貨幣、為藝術金融、為新概念的風險攸關指標,都提供了某種大勢所趨的時代環境。

這股大勢所趨的力量,甚至於激起了以巴菲特為首的「唾比派」:唾棄比特幣為超級騙局的保守派;和「擁比派」的索羅斯信徒。

在這樣的總體投資氛圍底下,藝術金融的崛起與成熟,值得關注、值得期待。

(作者是《ART N FORTUNE》創辦人暨執行長)

【2018-03-08╱經濟日報╱A17╱經營管理】

加入追蹤


取消
送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