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Menoreh山區村民在2008年打造了叢林冒險旅程,以吸引追求刺激的遊客。然而遊客到此一遊的主要目的,是為了拍張完美的照片,好放在Instagram上。
印尼Menoreh山區村民在2008年打造了叢林冒險旅程,以吸引追求刺激的遊客。然而遊客到此一遊的主要目的,是為了拍張完美的照片,好放在Instagram上。

位於日惹附近的卡里比魯觀光村重新調整賣點,將高空繩索與樹頂平台改造成拍攝社群媒體照片的絕佳地點。當地甚至安裝了相機,聘請攝影師指導遊客在翠綠山巒與波光粼粼的水庫前擺出最佳姿勢,接著照片可直接上傳至遊客的手機。

愈來愈多年輕旅客透過社群媒體分享旅行經驗,這類以拍照為賣點的景點在亞洲各地愈來愈多。如今冒險旅遊不只為了親眼目睹,還要「上網炫耀」。當令人驚艷的照片如病毒般瘋傳時,就會引發大批遊客爭相仿效拍出類似照片。

隨著卡里比魯的人氣在部落格、Instagram、微信與臉書等社群網站高漲,旺季想拍張照得等上六個小時。鄰近村落有樣學樣,也籌資約10萬美元,要在這個叢林保護區興建第二個拍照景點。如今每周約有7,000名旅客造訪這兩處。

根據麥肯錫、Visa與新加坡觀光局的調查,中國97%千禧世代遊客會在網路上分享旅遊經驗,預測至2020年,亞洲千禧世代的出國旅行支出將飆增160%至3,400億美元。

對許多二、三十歲亞洲年輕人來說,旅行已取代LV名牌包與設計師品牌服飾,成為新的身份象徵。這也催生旅遊應用程式Klook客路創辦人所稱的「深怕落伍行銷」(FOMO),即人們見到朋友或同儕貼出引人注目的相片時,希望自己也能貼出同樣的相片。

這現象不只侷限於冒險愛好者與背包客。隨著愈來愈多人尋求令人豔羨的自拍照,一些頂尖的度假景點也感受到必須打造出完美拍照時空場景的壓力。

印尼Bawah島生態度假村的老闆兼執行董事長哈特諾說:「現在人人都在追求完美的Instagram拍照時刻,比別人略勝一籌,伴隨旅遊經驗並取得魅力無敵的相片。」這個度假村會以水上飛機迎接訪客到來,並派出飯店的無人機進行空拍。「新一代的富裕遊客正尋求真實感與透明度,永遠追求新鮮與獨特、未經探索的景點。」

在東京與首爾,主打拍照的咖啡館引發古怪獨特的拍照方式,像是一邊啜飲拿鐵,同時輕摸綿羊。在雪梨,一些自稱專家者會向客戶收費126美元,「協助你的社群媒體帳號人氣飆升」。在香港,消費者可花600美元購買一套關於用智慧手機拍出享用美食相片的兩小時課程,可讓多達八人拍出「能放在Instagram或推特的完美照片」。

KLOOK客路共同創辦人王志豪表示,社群媒體對於亞洲的千禧世代遊客極為重要,若導遊沒讓客戶拍照,會招致負評。王志豪說,與社群內容相關的活動是公司成長最快速的業務,「具影響力的貼文與貼圖取代了旅遊廣告。擁有數千追隨粉絲的真人更有威力」。

【2018-05-05╱經濟日報╱S04╱社群雷達站】

加入追蹤


取消
送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