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母(Alphabet)公司旗下Google已開發出能察覺導致糖尿病患者失明症狀的人工智慧(AI)技術,但Google印度的測試顯示,把這類技術從實驗室移至醫院的診間仍充滿挑戰。
字母(Alphabet)公司旗下Google已開發出能察覺導致糖尿病患者失明症狀的人工智慧(AI)技術,但Google印度的測試顯示,把這類技術從實驗室移至醫院的診間仍充滿挑戰。

Google已將該公司自動化視網膜疾病評估(ARDA)訓練成能透過分析患者視網膜影像,診斷糖尿病視網膜病變的工具,糖尿病視網膜病變是糖尿病併發症。研究顯示,AI察覺導致糖尿病患者失明症狀前兆的能力,已和醫生不相上下。

Google正在印度測試ARDA,印度至少有6,000萬名糖尿病患者,這些患者通常不知道自己應接受眼睛檢查。該國眼科醫生短缺意味接觸糖尿病患者困難重重,醫生認為這項技術能協助填補短缺。

ARDA能察覺疾病前兆(例如視網膜損傷、血管破裂和黃斑)並評估嚴重程度,ARDA採用的技術和辨別照片中人或狗的演算法類似。Google產品經理彭浩怡說:「這項技術能帶來重大影響。」彭浩怡是專業醫生,她在Google美國加州辦公室協助帶領ARDA開發團隊。

儘管研究顯示ARDA分析樣本資料的效果很好,印度醫院測試結果顯示,ARDA可能難以處理戰地式診所拍攝的影像。這些影像品質通常很差,ARDA不願意診斷,ARDA研究員正試圖克服這障礙。

ARDA成敗至關重要。印度眼科醫生、掌管坦米爾納杜省(Tamil Nadu)馬杜賴亞拉文眼科醫院(Aravind Eye Hospital)的基姆(R. Kim)表示,如果醫生能及早發現糖尿病視網膜病變,就能透過監測和管控把這個病變拒於千里之外。

隨著糖尿病盛行率快速上升,印度已成為理想測試場所。隨著所得持續成長,印度人腰圍愈來愈大。官方數據顯示,1990年至2016年印度糖尿病盛行率上升64%。基姆說:「這不是自豪,但印度逐漸成為世界糖尿病之都。」

國際眼科理事會(ICO)數據顯示,印度每100萬人只有11人是眼科醫生,遠低於美國的59人。基姆表示,透過訓練讓印度擁有足夠眼科醫生是「無法獲勝的比賽」。

基姆表示,印度許多糖尿病患者是在已喪失部分視力後才去看醫生。基姆希望ARDA透過醫生辦公室或藥局接觸其他患者,讓他旗下眼科醫生不需要在鄉村地區設立臨時檢查站。

彭浩怡表示,Google也正與其他兩名合作夥伴測試ARDA,其中一名也在印度,另一名在泰國,Google正致力於讓ARDA處理品質良莠不齊的影像。不過,Google也面臨道德挑戰。

彭浩怡指出,如果Google允許ARDA診斷模糊影像,ARDA可能忽略疾病初期出現的小損傷。在ARDA拒絕診斷前,Google必須判斷影像模糊程度。彭浩怡說:「這是一種權衡。」

不過,基姆表示,如果影像品質很好,ADRA能察覺醫生可能忽略的早期疾病前兆。基姆指出,ADRA診斷影像只花費數秒,人類則可能耗時3分鐘,這還不含在電腦開啟影像的時間。如果醫生很忙,患者眼中極小紅色損傷可能被忽略。AI能成為醫生最好的助手。

【2019-04-27╱經濟日報╱S03╱趨勢觀測站】

加入追蹤


取消
送出
top